网站首页 > 心理咨询> 文章内容

都市人羞答答看心理医生

※发布时间:2021-5-22 17:01:27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富士康“9连跳”后,西安又上演了花季女孩三次跳湖轻生的一幕……在非追求财富、追求名利之下,为什么一个又一个的生命选择厌世和轻生?据悉,已成为我国第四位重要的公共健康问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西安的心理咨询呈现出怎样的局面?记者日前走访西安部分心理诊所获悉,西理诊所就诊量每年递增,数字的变化仅仅是心理压力存在的一个缩影,留给我们的却是更多的思考。

  今年18岁的小冉(化名)现在是一名高三复读班的复读生,一年前她就读于西安一所重点中学,学习成绩优异的她获得了一所重点大学的保送资格,但小冉当时放弃了,她想凭借自己在高考中获得的成绩进入重点大学。可惜的是她在高考中发挥失利,意外落榜,小冉选择了复读。在复读的过程中,小冉感觉背负了巨大的压力。后来小冉的家庭又了变故,父亲和母亲离异,这对小冉又造成了打击。小冉出现了食欲下降、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将自己闷在屋子里一言不发等现象,家长带小冉到医院就诊,被告知已患上了抑郁症。目前小冉正在接受心理治疗。

  西安市民刘先生任职于某家银行,今年银行向其下发了300万的揽储任务,刘先生在接到任务的几个月,开始频繁出现心急、心慌现象,且每天晚上只能入睡3个小时左右。在工作中也出现了注意力不集中、无力、发困等现象。后经医生诊断,刘先生已经患上了神经症,如果长期持续下去,将导致抑郁症甚至到生命。

  2002年,国家职业资格认定中新增了心理咨询师这一职业,也是同年西安市出现了心理诊所。近日,记者走访了西安市大大小小约十家心理咨询诊所发现,周末是心理诊所就诊的高峰。昨日,西安市桃园的一家心理诊所在上午9时就迎来了第一位咨询者,整整一上午该诊所的咨询和预约电话一直不断。记者在现场看到,咨询者中有父母陪伴着前来的15岁左右面临升学压力的孩子,也有70岁左右感到孤独寂寞的“空巢”老人。该诊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就诊人群从孩子到老人,从无业者到白领再到富人都有,他们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因各种问题导致的亚健康。

  截至2007年,我国抑郁症患者就有约3000万人,每2分钟就有人死于。在15至34岁青壮年死因中,高居第一位,其中抑郁症是导致的首位原因。那么,在社会的“高压锅”下,西理咨询的情况又是怎样?“西安前往心理门诊咨询和就诊的市民较往年确实有大幅度的提高。”陕西心理卫生协会秘书长高成阁告诉记者,“以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心理科为例,就诊量一直以每年20%的速度在递增,今年也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一年的就诊患者约为3万多人。”

  在采访中,多家心理咨询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就诊患者人数有所增长外,最大的变化有两点,一是青少年首次成为了就诊的主要人群,二是生活压力成为产生心理问题的主要因素。心理咨询师刘女士告诉记者,以往就诊的人群多为因失恋等心理产生不快的25岁左右的青年及婚姻家庭关系破裂的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而现在青少年的就诊量占比达到了30%左右,问题也由升学压力向青春期情感、家庭破裂、失去目标等多方面扩展。

  “心理问题的产生有三重因素,一是生理因素即两系三代的遗传基因等;二是心理因素,比如内向、多愁善感等性格的人更容易产生消极思想;三是社会因素即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刺激。”陕西阳光心理研究所副所长胡宝华告诉记者,三重因素都是产生心理问题的原因,三者互相作用。胡所长说,近来社会上出现的几起悲惨事件会让人们心生疑问——究竟是什么原因刺激了他们?任何生活中的事情都会成为心理问题的导火索,他曾遇到过这样的病例,一个爱打扮的女性看到身边有打扮入时的漂亮女性经过她可能就会生气到无法自持,一个性格孤僻的人听到周围邻居的一句议论也可能就产生出轻生的念头。“因此普通人眼中并不重要的一些事情也可能

  火。”胡所长说,“而同样是火点鞭炮,也有响和不响之分,这些因素就是每个人生理和心理因素的不同所致。”

  大千世界的怪事

  近日,富士康短短5个月中“9连跳”的新闻引起了全社会人士的关注,在人们尚未从八连跳的惊恐与疑虑中回过神来之时,第九跳又猝然而至。有观点认为,“9连跳”的背后是个体间的疏离,昨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某心理咨询机构副所长、副主任医师宁来详,“城市化建设正在不断加快,工作压力大、人际关系复杂等使得心理问题也逐步凸显出来。”宁来详说,“在富士康‘9连跳’的背后实际上也是企业心理疏导的缺位,是企业忽视了员工心理所致。如果企业设立了心理咨询部门,适时地对压力大的员工进行心理疏导,很可能避免这个悲剧。如果企业员工能够向心理咨询师求助,将在很大程度上纠正其采取的行为。”据宁来详介绍,西安市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招聘时就会对员工进行心理测试,很多企业、学校都设立了自己的心理机构,这些都将社会演变成严重的社会忧虑状态,避免富士康事件再次上演。文/实习记者巫莎莎图/本报记者丁聘

  生活、工作、学习、婚姻、家庭……方方面面的压力使得更多的人感到心理困扰,那么西安市民对于心理咨询一事又如何看待。昨日,记者在西安街头对50名市民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羞于”看心理医生的市民居多。

  采访中,约15名市民认为,看心理医生意味着自己患有心理疾病,因此不会轻易去医院或诊所咨询心理问题。“工作压力大而产生的焦虑、心慌、心烦等情况我也遇到过,有时候确实严重到难以入眠,但我不会选择去看心理医生。”市民马女士说,“我还是认为,这些情况可以自己进行调节,如果到医院进行咨询一定是已经患有疾病或到了严重的地步。”

  “医生一天要看的患者很多,就算是一对一的谈话和倾诉我还是担心秘密会泄露出去,影响到自身形象。”市民郭先生告诉记者,而在记者的采访中,约有10名市民持有和郭先生同样的看法,担心看心理医生的事情被家人、同事或朋友知晓后,会遭人议论对生活造成影响。

  除了上述两种迟疑外,部分市民则对心理咨询的效果持怀疑态度。“听说轻度的心理治疗不需要药物,只是和医生进行面对面的谈话就能解决问题,我对此是持有怀疑态度的。特别是只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能解决不少人的心理问题,我非常怀疑。”市民孙先生说,“我还是认为,多做锻炼、多看相关书籍更能够帮助人的心情恢复愉悦。”

  

泰州白癜风医院